首页 老年动态 综合新闻 专家顾问 艺术长廊 咨询服务 教育培训 投资理财 科学易经 军事频道 社会人文
夕阳往事 禁烟节酒 健康养生 知青今昔 户外运动 法律维权 国学纵横 漫话五教 音烧天地 收藏置物 历史钩沉
背景:
阅读新闻

浙江台州:暴力征拆攻防战

[日期:2012-01-09] 来源:  作者: [字体: ]

    作为中国股份制经济的发源地,台州是中国当前两大经济模式之一的“温台模式”的创始者。高程度的私有化也促使台州拥有了雄厚的民间资本和发达的金融放贷业,一直位于改革开放的前沿地带,其政治环境、民生状态等都备受关注。
    尽管如此,作为一个经济高度发达的地区,民生问题依然严峻。记者采访发现,在各方利益的诉求背后,浙江台州已经暴露出来的问题就已经是触目惊心,有的甚至还在恶化之中——比如尽管多次被媒体曝光,但当地征地拆迁问题依然是我行我素,并直观呈现出各部门、各机构甚至各类人员合力违法征地、拆迁的趋势。三甲街道办集中数百名公务人员参与强制拆迁,折射当地基层吏治恶化与村民自治备受挑战,国家机器的出面“维稳”、“协同作战”等等,无不映射出这个私有化最为发达地区所面临的民生困局以及吏治挑战。 
    基于此,我们特别推出《浙江台州恶性征地、暴力拆迁事件》系列报道,本期是第一篇。


 

《浙江台州恶性征地、暴力拆迁事件》之一

浙江台州:暴力征拆攻防战
  
 图文/了 义   徐慧萍

【图语一】台州椒江区三甲街道拆迁队,当地老人说,这样的队伍似曾相识,只是在六七十年前。

    9月8日,刚满5岁的徐婷婷(化名)不停地向63岁的爷爷徐仙子央告回家睡觉。孩子的父亲在此之前的两年就离开人世,现在她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
    然而,孩子口中所说的家早在一周前就成为一片废墟。2011年9月8日上午,浙江台州市椒江区三甲街道出动包括警察在内的300余人,对徐仙子的4层楼房进行强制拆迁。据当事人叙述,徐仙子的儿子徐昌敏当时曾试图闯进室内去取哥哥的遗照,但三甲派出所采用了极端的措施,直接把人押进了派出所。
    最终,拆迁队把房屋全部推到,家电及机械设备全部压在废墟中。
    徐婷婷父亲所留下的唯一一张照片也被湮没其中。
    而79岁的徐道玉老人,则同样被当地政府采用同样的方式进行了“劝导”,9月10日,三甲街道办将他们家的两层楼房全部推倒,无奈之下,老人只得自搭茅棚,用塑料布挡风遮雨,景象惨不忍睹。
   曾参加过抗美援朝的退伍老兵徐顺福守候在自己的“废墟”,面带悲戚的寻找着自己已经被湮没在废墟之下的家当。
    2011年8月30日,“在徐顺福没有签字,一分钱也没有拿到的情况下,徐顺福和他的精神病妻子就被强制退出家门”。
    短短几个小时之后,房屋已变成一片废墟。在废墟里清理两天,在邻居的帮助下,徐顺福才找到自己的退伍军人证。
   “它是我惟一的精神寄托。” 徐顺福说。
   上述三位当事人的图景,几乎构成台州市椒江区三甲街道光辉村项目在拆迁中最为真实的一幕。
   值得探究的是,这一切都是在公共利益的名义下进行。
   此前的数月间,为了加快台州市开发大道东延工程的建设——台州市开发大道东延工程建设指挥部在当地政府的积极配合下,加快了拆迁的步伐。其中,三甲街道光辉村作为拆迁的重点对象。
   和众多地方的拆迁方式如出一辙,在多份影像资料乃至记者的现场采访中,记者看到:武警、公安、当地官员,国家公务人员、治安人员、乃至国家机器组成一道人墙,把被拆迁房屋团团包围,包围圈之内机器轰鸣,之外被拆迁民众叫声凄厉。
   然而,这一切并没有阻止当地百姓守护家园的步伐。高速推进的公路工程,把他们置于鱼死网破的拆迁争斗中。很多人自发的开始理性维权,找上级部门要说法,甚至准备以生命捍卫自己的家园。
   只是,斗争并不顺利。

 
【图语二】守护在自己门前的徐道福,几十年前,他曾为保家卫国浴血奋战,现在当年神勇不在,他说“自己没用,连家都保不了”。


【图语三】79岁的徐道玉老人,9月10日拆迁之后,他搭建住处,重新开始。他说:我相信上级会给我们法,因为这里是中国。

 

   征拆序幕

   当地官方称,拆迁光辉村70余户家庭房屋是修建台州开发大道东延段工程的的需要。2007年,台州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391号文件批准了新建台州市开发大道东延段工程项目建议书。该公路西起二条河,东至十塘坝,全长约4.28公里,道路红线50米,拟总投资2.4309亿元。
   该项目工程共涉及占地16.2244公顷,约243亩,其中耕地194亩,涉及标准农田168亩。
    对于此,台州市开发大道东延工程建设指挥部总指挥陈国荣告诉记者称:之所以加快台州开发大道东延段工程的建设,完全是为了当地的经济建设考虑。
   但是,在开发大道东延工程项目的规划中,真正用于道路建设的土地共约243亩,而附带征地却达到了700多亩。“真正用于建设的还不到整个项目面积的五分之二。”
   对此,光辉村的村民质疑,以市政项目之名征来的土地,是否被大规模用于商业开发?
   但这一切并没有人给他们解释。紧跟其后的则是大规模的征地拆迁。

   对此,政府的说法是,“台州市开发大道东延工程建设指挥部分头召集辖区全体被拆迁户作拆前动员。但是因为百姓漫天要价,未能就拆迁补偿达成一致。”
   在这种背景下,2011年初,三甲街道多个部门组成的拆迁队进驻光辉村。“我们这里的老百姓太自私,素质太低。”三甲街道办人员说,“他们漫天要价。”
   
但接受采访的30余位拆迁户则明确表示政府给的补偿标准太低。“我给你200元一个平方,你能不能修一栋像我家那样的框架结构的房子?我家的房子在台风时都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此外,根据政策法律的规定对拆迁户应进行补偿、安置,而光辉村的此次拆迁,“街道领导陈国荣不听取拆迁户的意见,直接通知按2002年的拆迁标准地拆迁户进行补偿,对拆迁户住房每平方米仅补偿200至300百元,严重损害了拆迁户的利益,而且不提供任何安置条件的情况下进行拆迁。根本不顾拆迁户的合法利益!”
   最终,在多次商谈无果后,2011年8月3日,椒江区开发大道东延工程三甲指挥部贴出通知,称对已经签订拆迁协议的房屋进行拆除,并限定2011年8月5日前腾空搬迁。“如逾期未腾空搬迁,造成的一切后果自负”。
   通知引起村民们空前关注,补偿安置标准却令群情激愤。徐顺福回忆,“听说以耕地每亩9.48万元、住宅以每平米几百元的标准征收土地。村民们普遍认为征地的价格过低,向村委会表示了不满。”
    但是拆迁进度并未受到民意影响。


【图语四】不论刮风下雨,每一次强拆都有大批民众围观,有男人、有女人,有老人、有儿童,他们不笑、不闹、也很少有人说话,更多的只是沉默。

   
   私宅攻防战


   强拆终于开始。通知发出不到一个月,三甲街道政府在多个部门的配合下就开始了强制拆迁。
   2011年9月5日天刚亮,已经准备搬家的徐丽君把7岁的儿子从睡梦中叫醒,并忙三忙四的给亲戚打电话请求帮忙。但很快她就听到了母亲的哭声。说,“强暴队已经把自己家围得水泄不通了。”
   接着徐丽君从窗口看到数百名统一迷彩装的政府人员。“直到这时,我才明白他们来强拆我家了。”
   采访期间,政府工作人员则对记者称,在给他们家多次做工作无效后,镇政府最终对其房屋进行了“拆迁”,但是并没有强制。
   最终在百般求告之下,全家人开始了短暂的搬家,三甲街道个别干部也加入了搬家的行列,但时间并不长。很快徐丽君及其家人就被从楼梯上推了下来,徐丽君的父亲和弟弟试图进去把亲人的遗照抢夺出来,守护着的家园短短几十分钟就变为一片废墟。
   最终,他们家的两间四层楼房被赔偿了31万,“有的比我们的房子还小,都赔偿了六七十万,还有的赔偿了一百多万。为什么我们的房子就这么不值钱?”
   知情人告诉记者说:“在赔偿金额上,徐丽君家的情况还算是好的。”
  “8月30日,徐明永得一间两层楼被强拆,赔偿金额仅仅只有七八万块钱。而徐永建的一间两层楼则是七万多一点。”他们说。
   但政府的强硬姿态并没有压制住被拆迁户的反抗决心。
   2011年9月22日上午10时左右,三甲街道办组织数百人,拆迁拆迁户徐道满的房子。当时徐道满的妻子站在楼顶之上,和政府拆迁人员对峙。现场几度失控。
    事实上,在记者的采访中,也明显感受到了当地的悲怆气氛。
   
一边是百姓的哭诉,一边是拆迁人员对记者的推搡,个别拆迁人员甚至直接动手推打记者。
   
在这种情况下,地方政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称,“目前拆迁比较顺利,只是个别用心不良的百姓在阻挠政府工作。”
   
“你们看到的只是片面的,我们这里都有材料。”陈国荣说。
    
然而,据当地多位村民反映,不管老百姓如何守护如何央求,“街道办领导陈国荣、村两委领导徐昌喜、王国军还四处扬言,必须按他们的拆迁条件办,谁不同意就推倒谁的房屋,不给一分钱,完全是一幅强盗行径。”
  
“为了恐吓村民、街道领导陈国荣还指派警察对村民进行压制,村民对拆迁稍有不满,就采取多次传唤等手段,其目的是让村民敢怒不敢言。”他们说。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徐道永、徐官福因为帮助被拆迁户维权,在多个场合质问政府的强拆行为,则遭遇了被派出所羁押24小时的待续。“他们把我们的双手拷上,让我们对着开到18度的空调,吹了整整24小时,结果回到家大病一场。传唤多次有家不能回。”他们说。


【图语五】冒雨到现场维持秩序的警察队伍,当地百姓说,哪怕还有一点希望,我们都相信他们是为了我们才存在。

   家园保卫战

   事实上,也就是和政府的暴力拆迁同步,台州椒江区三甲街道光辉村的数百名村民拿着《反映信》开始向上级部门反映。开始向上级部门举报三甲街道个别领导及光辉村村委会的种种劣行。
    
现年47岁的原村民徐东强(化名),是浙江台州三甲街道光辉村众多徐姓人士中的一员。在过去的一年中,他一直奋战在保护家园的第一线,数度找当地政府协商,指控当地政府强拆其屋、乱停水电、乱卖良田。
   
依据村民提供的材料看,举报点主要有四:
   其一:是开发大道东延工程附属工程在本村违法占用良田700多亩,根本没有取得合法的审批手续,经了解,当地国土部门也不知情,也未经本村村民代表大会同意,是椒江区三甲街道领导阮聪颖、谢欢、陈国荣联合村支书记徐昌喜、村委会主任王国军私下操作的结果,是一起典型的非法占用良田耕地的违法行为。而且还造成光辉村大片良田抛荒。
   其二:举报三甲街道办、村委两级领导不顾百姓死活,强行拆迁。
   其三:大搞违法强制拆迁,因拆迁补偿条件低,又不提供任何安置措施,拆迁户对此不服,但街道领导陈国荣、村书记徐昌喜、村主任王国军却不顾村民死活,不考虑村民利益,大搞违法强制拆迁,先是断水断电。逼迫村民无法正常生活,后是用推土机、挖掘机将拆迁户的房屋推倒,完全不顾村民的死活。
   其四:举报三甲街道及光辉村非法用地及拆迁账目大搞暗箱操作,村领导从中牟取私利。开发大道东延工程用地价格经村民了解为每亩100200元,可村干部却告知每亩价格为88800元,这其中的奥秘何在?占用良田的青苗费上级规定的是每亩10000元,可实际村民拿到手的却只有2000元,其余的8000元则是下落不明。
   
除此之外,为什么公路用地243亩,在没有任何审批的情况,附带征地却达到了700多亩?在村民甚至村民代表不知情的情况下,手续如何签署?对于良田的征用,当地国土部门的监管又在哪里?
   然而上述问题并没有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光辉村村主任王国军称:“这个事情我不知道,和我也没有关系,我当三年就下去了,谁也管不了我。”
   对于记者质疑村委会是否召开村民代表大会时,村支书徐昌喜则明确告知记者:这都是区长蔡永岳一手操办。“这都是区长弄得,和我们没有关系。”
   而知情人告诉记者说:当地政府类似这样通过“以租代征”的方式征占农民承包地的做法,并不是光辉村一例。最近几年以来,打着城乡统筹、建设新农村的旗号,通过“以租代征”等方式,当地政府就开始了大规模“圈占”耕地。据农民反映,政府违规圈地之后,大部分是用于商业开发。
   事实上,在接受采访时,街道领导陈国荣也承认违规、违法占用土地700多亩。对于百姓投诉的在没有安置拆迁户的情况下所进行的暴力拆迁行为,其说法则是“我们这样做都是为了更好的安置拆迁户。”
   但实际上是否如此?台州市开发大道东延工程用地,青苗费、上拔补偿费每亩10000元,补偿给村民每亩2000元,剩余金额究竟流向了何方?被征700亩耕地究竟存在哪些违法问题?是否涉及权钱交易?是否涉及到鱼肉百姓?是否涉及到当地吏治问题?上述一切显然更为值得让人关注。


【图语六】光辉村的儿童,他说长大了他也要去拆迁。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lzy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0)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